当前位置:主页 > www.8899676.net >

长命女 153、人间百味

发布时间:2019-10-10| 来源:未知 | 浏览量: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玄幻奇幻长命女 153、人间百味

  上一章:152、我当珍惜章节列表下一章:没有了!

  热门推荐:干爹和那些干儿子未来之当妈不易足球万岁牛男婚色可餐:饿狼总裁轻点吻末法王座安息日侯府商女穿越之复仇永夜君王

  有正经事做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 梁玉才嫌捂在屋里麻烦, 桓嶷一来给她添了一个儿媳妇,虽然小两口真还在吃奶, 也是一桩很正经的大事。桓嶷一走,全家就忙开了。袁樵得上表谢恩,得看桓嶷是不是打算现在就把这事儿给正式定下来。如果定下来了, 袁府又有得忙了。

  且刘夫人还有话说:“圣人垂恩下降公主, 你们就要好好教导二郎,须给圣人一个好驸马。不可因为富贵已定,便致他不学无术。若真个人品不堪, 公主也不是必得落在谁的家里的。”

  其实只要是有些余力的人家,对孩子的教养都是有计划的。尤其是传承数代的大家族,早已形成了自己的一套办法,即便不成文, 也早有了经验。几岁开蒙, 几岁正式拜师, 甚至要专精什么, 必须学会哪些技能, 都是有谱的。然而梁玉对这些是心里没谱的,她一个半路出家嫁过来的, 对这些传统可谓一无所知。

  自己缩在房里写写画画了好几年,等袁樵那里写完了谢表,又得到了桓嶷的明确批复, 回来告诉她结果的时候,她已废了三稿,正在起头第四稿。

  袁樵笑了:“看孩子是早慧还是晚慧,稍作调整就是了。若是早慧,将功课安排得紧凑些,早早学问。若是晚慧,就一边慢慢学一边修身养性,养好品德。也就可以了。”

  袁樵将她写的稿子拿过来一看,边看边笑:“你是恨不得他什么都会、什么都懂”

  袁樵道:“好,都学学、试试。你要小心了,别给他养成个浅尝辄止没有耐心的性子来。”

  梁玉横了他一眼,然后又被南氏横了一眼,终于在这件事儿上暂时消停了。紧接着却又要开始准备满月酒,条件还允许,再办个百日宴也是需要的。这些不用她亲自指挥,也得参与拟定宾客的名单。

  中途又改了一次名单,却是李淑妃祖三代终于要搬出后宫了。桓嶷将自己还是皇子时的赵王府赐给了李淑妃居住,当时的王府还是在仁孝太子亲自过问的,无论是规制还是用料布局无不既合体制又精致舒适。李淑妃是固辞的,以为这王府没有改个名字,叫做某某宫,留下来做别宫又或者干脆是充作寺庙已是桓嶷的疏忽了,如何还能给她们居住呢李淑妃即要求只要一座宅邸就可以了,如果能够靠近她的娘家就更好了。

  桓嶷想了想,把王府改作福安宫,正式赐给李淑妃她们居住。并且说:“先帝的妃嫔依旧住在别宫里,这是合乎礼制的。且阿鸾当自宫中发嫁,我意已决。”

  李淑妃只得领了,心里也是感激得紧。她是最后一个离开皇宫的,在此之前,她已协助陆皇后将先帝的后宫一一打发妥当,这才打包起自己的行李。桓嶷将原本归她们使用的宫女、宦官依旧赐给了她,命择个吉日,从宫里出发。

  如今日期定了下来,除了随身用的物品,其余都先搬到了福安宫里,桓嶷又有赏赐。她们只需要在当天入住即可,连包都不用自己拎。李淑妃要做的乃是谢表,然后写帖子,定下日期邀请亲友去她的新宅小聚,算是大家给她暖宅。其中也有再将一些人际关系热一热,好为阿鸾将来的生活铺路的意思。

  梁玉接到了帖子一看,日子在满月宴之后,大喜:“我必去的”她虽能坐得住,却生性喜动的,外出走动是她喜欢的事情。又想:算算日子,满月酒在她搬出来之后,须得给她们祖孙补一张帖子才好

  连夜改了宾客的名单,给福安宫也送了一张帖子去。这名单改得及时,李淑妃接到回帖,即回了一份一定会带着儿媳、孙女到场的帖子。紧接着,李淑妃迁居福安宫的日子就到了。祖孙三代被桓嶷与陆皇后两个人亲自送到福安宫去,这是别人都没有的待遇。

  到得满月酒的时候,李淑妃祖孙三代果然来了,桓嶷与陆皇后也来了,场面异常的盛大,寻常贵戚之家恐怕几十年也没有这样的场景,今日却在袁府出现了。

  梁玉心情非常的好,她终于能够被放出来了,大早起就起来洗沐,对着镜子东照西照:“瞧瞧,瞧瞧,阿娘,我是不是胖了”

  南氏没好气地道:“胖就对了富态些好女人要胖了才有福气,瘦的一定是受了气、家里穷吃不饱的。干柴似的,有什么好”

  哦不胖点怎么知道我吃得起梁玉闷笑。答非所问地说:“还好衣裳都还能穿得进去。”

  下帖子的时候,全家人都各有自己的一摊子亲友要请,又有帝后驾临,宾客之盛,前所未有。梁玉的朋友一堆,譬如丰邑公主、刘湘湘姐妹、严中和的姐姐们,又有先前结交的李家姑姪姐妹。平王妃的小姑子郡主们也到了,又有宋奇的妻子黄氏等,天南地北的人都被拉到了一起,不得不令人惊叹其交游广阔。

  梁玉举目望去,惋惜地道:“可惜师傅他们不肯来。”她说的是桓琚当年让人给她找的道士师傅,帖子送出去之后,由入错行的二师兄亲自登门致谢,送了护身符等等物品之后说:“方外之人,不履红尘。”

  梁玉心说:哄鬼不属红尘你领个鬼的度牒受什么道箓司的管先帝让给我当师傅,还不是当了知道人家是不想沾这个富贵是非,也只好命人准备好了酒馔回礼,又舍与道观上下新衣新鞋。

  梁玉道:“已打发了人去,她也不肯来。”起先是自家尚且立足未稳,又有无数是非,吴裁缝回乡是养老的,把人拽到京城来风里来雨里去的太不像话。桓嶷登基之后,她就派人去找吴裁缝,想将她接到京城里来养老。

  一请未至,梁玉就让王吉利亲自跑了一趟,带了话去:“住不惯府里,我自有外面的宅子,住不惯城里,我还有庄子。这都住不惯,我还有道观。不喜欢道士,尼庵我也买了一个。只管来。”

  然而王吉利一张巧嘴也没能说动吴裁缝,吴裁缝只说:“老了,走不动了,人要落叶归根的。”

  王吉利做事越来越周到细致,买了所安静的宅院,又置了些田地,放到梁玉的名下,往县衙里登记,专一安置吴裁缝。则吴裁缝寄在郑国夫人名下,自然无人敢欺负了。又找阴阳先生给换了块风水更好的墓地,再订一口更好的棺材。寿衣却不用了,吴裁缝自己会做。办妥这些,又请吴裁缝给梁玉写几个字,由他捎回来。

  如今南氏问起,梁玉便将前因后果都讲了,南氏道:“也是,在自己的家里她安心。咱家要不是都来了,又有圣人倚靠,我也宁愿回老家去的。”

  梁玉不欲南氏再想这些事情,往外一指:“那咱还是在京里舒舒服服的住着好,忙了这么久,我可不愿意再回去当裁缝了。立时年轻十岁也不想。”

  南氏被逗笑了:“你才多大就说年轻十岁唉,算一算,咱们上京来也有小十年了,日子过得真快。”

  梁玉干脆不说话了,架着南氏往前面去,母女俩快进大堂的时候才分开,南氏被儿媳们接了,梁玉自去与杨夫人等一处,又要准备迎接桓嶷夫妇。

  少顷,人齐了,没有宾客会晚到,都凑着迎接圣驾。过不多时,桓嶷也到了,一时称颂之声、鼓乐之声齐备,热闹异常。梁玉留心看桓嶷,他看起来情况好了一些,看向表弟表妹的时候眼神没那么吓人。陆皇后向梁玉使了个眼色,梁玉点点头,心道:先帝真是为三郎娶了个好娘子。

  桓嶷在宾客里看到李淑妃祖孙,更是高兴了,对李淑妃道:“娘娘就该多出来散散心,不要总闷着,开开心心的,多好。”李淑妃笑道:“是啊,看着开心的事情,我都觉得自己年轻了。”心道:先帝总是爱说三郎仁弱,不大像他,我看这爱热闹的性子根本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是他们父子都不觉得罢了。

  桓嶷既来,赏赐是不会少的,桓琚为他留下了丰厚的遗产。这些遗产除了江山,还有私库,真是堆积如山。桓嶷的宠臣、亲信不如桓琚多,后宫也少,花起来比桓琚还慢,入账却是持续在往里进,他赏起来绝不手软。非但梁玉一家人人有赏,连到场的宾客他都赏赐了,其中给福安宫与晋国大长公主的比别人又更丰厚。

  桓嶷再次高兴地回宫,陆皇后见他开心,自己也很高兴。虽然女儿订出去得早了,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讲,也稳妥了。哪怕是公主,丈夫找不对也很愁人的,丰邑公主就是前车之鉴。

  丰邑公主,或曰丰邑长公主与梁玉一向交好,两人是铁杆的狐朋狗友。梁玉儿女的好事她是必要到场的。1

  两人的友谊也为她带来了回报,桓嶷登基之后,她的丈夫在驸马里是第一批被升到金紫光禄大夫的,正三品。这个可以是看在黄赞的面子上,但是桓嶷又召见了黄驸马,与他好好聊了半天,总之,黄驸马对丰邑公主恭顺得不得了。这是公主的亲爹先帝都没干过的事,这必得是人情足了。

  丰邑公主样样美满,只除了一件心病,今天梁玉孩子满月,她又见到李淑妃,一时触到了心事。宴散后,丰邑公主没有回府,而人派人告诉驸马,她去看李淑妃去。丰邑公主亲娘死得早,名义上是杜皇后抚养,其实就是在宫里的公主院长大,与杜皇后也不亲。倒是李淑妃性情爽朗,与丰邑公主倒处得来。黄驸马知道她们两人的交情,也不觉得意外,只叮嘱一声:“公主也有酒了,路上小心。”

  丰邑公主抱着李淑妃的胳膊说:“我好久没见到娘娘了,今天必要与去福安宫看看。”

  李淑妃猜她一定有事,也笑着说:“新到了地方,有你陪着更好。”回到福安宫已是宵禁的时候了,丰邑公主正好留宿。李淑妃让儿媳妇与孙女儿去休息,让丰邑公主与自己同寝。两人洗漱的时候还说点闲话,譬如今天这对龙凤胎以后长得肯定差不了之类。

  李淑妃飞快地将她拖近:“你在胡说什么你又想干什么好好与驸马生个孩子,正正经经地过日子,不好吗你是不是觉得现在日子过得太顺了你把孩子找回来要做什么难道能让驸马认了吗你让侍中怎么想”

  丰邑公主道:“总要让我知道他过得好不好我怀胎十月生下了他,一眼都没看到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娘娘,求您了。”

  李淑妃道:“你别打那些不应该的主意,先帝时都没容下的事情,现在更不可能了。你是要你自己,还是要孩子”桓琚要体统要脸面,桓嶷就不要了吗

  李淑妃声音压得极低,又快又清晰的在丰邑公主的耳边轰炸:“你的封邑加了五百户,驸马加金紫光禄大夫,你的护卫加了、你的赏赐多了,你的庄园、你的家奴。多少游学士子叩门求见,又有多少人托你求官求事这些都没有了,换一个孩子,你换吗”

  缓了一口气,李淑妃道:“唉,都是做娘的人,你的心情我知道。那孩子过得很好,放心吧。只要你不去打扰。”

  丰邑公主咬着唇,沉思良久,道:“请娘娘代我好好照顾这个孩子。对了,是男是女”

  丰邑公主苦笑道:“不能抚养,不能教导,我总还能给这孩子些物件傍身吧就说娘给的。放心,我给内造的东西。”

  李淑妃道:“是个女儿。你不必去想我将人送到哪里了。虽是经的我的手,当然是先帝点头的。”

  李淑妃道:“女人怎么会不苦不要去想好生歇息吧,睡一觉,明天就都好了。”丰邑公主已经做出了选择,李淑妃也就没把她这份“苦”太当一回事儿。何况李淑妃知道的,丰邑公主本性不算坏,但是这些年的经历也让丰邑公主走了形,自贡士入京开始,丰邑公主是公主里最活跃的。即便是先帝驾崩,丰邑公主在梓宫暂安之后又频频接见各路英才了,对举荐人颇有点跃跃欲试的味道。

  她难过不了多久的。这性情,唉,杜驸马真是缺了大德好好一个公主下降到他家,被折磨成这个样子了。李淑妃又有点同情丰邑公主了,闭着眼,搂着丰邑公主一下一下的拍着丰邑公主的后背:“都会好的,都会好的。再等等,再等等。”

  那是她生母才过世的时候的事了,杜皇后干不来这事儿,李淑妃当时万事不愁,倒将丰邑公主接过去安抚照顾了几天,将情绪抚平了才送回去。李淑妃听她说起旧事,心中柔软,心道:那我更得看着你,不让你再发昏了。

  丰邑公主在李淑妃面前哭了一场,又好好地睡了一觉,第二天起来真如李淑妃所料,又神清气爽了。捏阿鸾的小脸,打趣一句:“哎哟,我们阿鸾都长这么大了,越来越标致了。”即与李淑妃和陆氏约好,得空到她那里玩,才拜别李淑妃。

  大白天的,黄赞父子都得去应卯,丰邑公主回家换了身衣服,转身就去找梁玉。丰邑公主醒来觉得李淑妃说得对,她还是得继续跟她的皇帝弟弟保持好关系。公主尊贵不假,同是公主还是有差别的,小的时候,丰邑公主比合浦、安泰姐妹日子差着不少,现在可比安泰公主强多了。丰邑公主掐指一算,宫里这里肯定得忙,李淑妃她们搬出来了,新的妃嫔只安排了一半儿,得接着安排,这时候过去帝后怕没功夫接待她。

  到了袁府,却听说梁玉去了晋国大长公主那里。丰邑公主愕然:“去那里干什么哦他们是亲家了。那跟夫人说一声,过两天我请客,到我的庄子里。”亲爹周年未过,丰邑公主也不能胡闹,歌舞饮宴得到改元之后。梁玉给儿女做满月,也没什么过份的场景,如果没有桓嶷出现,甚至不会有鼓乐。她也不敢在京城里胡天胡地,到庄园上还能随意些,也凉快安静。

  在袁府留下了讯息,丰邑公主给黄驸马也留了一句话好好当官、好好听皇帝的话,选拔贡士的事情你别跟着掺和了,闭嘴。丰邑公主她自己收了不少贡士、文人的行卷,却让丈夫闭嘴,也是看出来了,这个小丈夫比起黄赞还嫩得多,别跟着黄赞瞎搞比较好。萧司空那是什么人呐跟他争,动不了黄赞还动不了你吗2

  留完话,丰邑公主认为自己已经做得不错了,很贤惠,拍拍屁股,走了。她在京中无趣,索性就先去庄园上消暑兼准备请客的事宜,给自己找点事来忙。到了庄园上才想起来要请客,只跟梁玉说了一声,没正式下个帖子,又不想只有梁玉一个客人,还得拟名单,紧急召了录事来写帖子。

  录事的笔尖落在压着金屑的纸笺上,写出梁玉的字号的时候,梁玉正在司空府里跟晋国大长公主喝茶聊天。

  晋国大长公主对孙女儿的婆家很满意,从满月酒上回来就更加满意了,梁玉对袁先是真的不错。晋国大长公主以己度人,在她家里,她要喜欢谁,谁就过得舒服,要不喜欢谁,那谁就得倒霉。女主人对一个家庭是非常重要的以大长公主之尊,也放下了些身段来邀请梁玉过府叙旧了。

  大长公主早就准备好了话题,她前阵子做媒成瘾,真个给梁家说了几门亲。譬如梁大郎的长子,就是经她给说了成国公的女儿。成国公的妻子也不是外人,是大长公主孙子辈的一个县主。成国公本人则是开国元勋之后,至今身上还有个国公的衔儿,可见当初祖上的功绩。又有梁八郎、梁九郎,大长公主也都给安排了个妥妥的对家。

  这一次她又要提另一桩亲事,与梁玉寒暄完了,就说:“你那个叫阿芬的侄女儿,有人家了没有”

  大长公主一拍桌子,笑道:“那就好这事有着落了我看呀,她不会嫁得差了的。这事儿一说就成。”

  “他合适吗”梁玉第一反应是那个丑孩子,不晓得梁芬愿意不愿意。第二反应是,这是个亲王啊不得给选个世家女吗第三才想到,桓琚周年还没过呢这咋回事儿

  作者有线皇帝的女儿是公主,姐妹是长公主,姑母是大长公主哈。不过我们还是习惯地叫她丰邑公主吧。晋国大长公主,是姑祖母辈了,没听说再有加字号的,就还是大长公主吧。

  2行卷,早期的时候,科举考试不糊名,还能够在考前把自己得意的稿子集起来,拿给达官贵人看,以获得推荐。如果是特别好的,甚至会被主考官的亲友推给主考官,那会儿这些都允许哈。

  最有名的行卷事件,当属“米价方贵,居亦不易”。是说白居易给名士、著作郎顾况上了行卷,顾况一眼看过去,嗐,这娃这名字有特色,白居易就说,现在京城物价高,社畜活得苦啊等到打开行卷一看,写的是“离离原上草”,就成了个白居易吹,到处给白居易卖安利。

  我们知道的,白居易进士出身。顾况也是进士出身哈,他终身官位不高,但是名气不小。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长命女的邻居:战王独宠:杀手王妃千千岁灭仙神尊名侦探柯南之灰翼天使法徒神仙微信群新界名媛,总裁的第一爱妻空间修神魂修海贼王之功夫之王极品神医混花都

  本站所有小说及评论均为网友发布!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立场无关!www.502000.com马报2019

相关内容
http://www.8899676.netwww.8899676.com,彩坛至尊搏彩网,www.2004444.com,情报策略论坛,www.2018年8.com,www.2018年515.comwww.8899676.com,彩坛至尊搏彩网,www.2004444.com,情报策略论坛,www.2018年8.com,www.2018年515.com
单双中特| 铁算盘4887大型开奖| 东方心经玄机开奖结果| 财神爷高手论坛特码书| 香港马会现场开奖| 十二生肖顺序年龄表| 世外桃园藏宝图 世外桃源图片| 香港挂牌网资料大全| 4511l彩民高手论坛开奖结果| 六宝开奖结果查询|